重庆收账资讯

2017年10月25日

重庆要账的人每天都不断

被告姜基礼系私着公司之股东之一,重庆债务公司并经营「彼思国际企业社」,于九十七年四月一日,以「姜基礼即彼思国际企业社」名义,担任私着公司向告诉人中租公司货款债务  连带保证人,并与私着公司共同签发到期 […]
2017年10月24日

在重庆被追债找追债律师解决

本件本票裁定时间为九十八年六月十六日,重庆收账公司并于同年九八日确定;但告诉人中租公司系于「九十九年二月二十」日调阅系争房地之土地、建物登记簿誊本后,始知系争房地于九十八年七月三十日办理移转之事,旋于 […]
2017年10月23日

重庆要账公司人人说牛

当时一位债权人李定盛恐该房地被拍卖,无法受偿,重庆收账公司为取得偿还银行抵押债务后之  屋残值,遂要求伊签立授权书,全权委托他出售本案系争房  地及办理启封,顺利让房地可以出售而受清偿,伊并不清楚  […]
2017年10月22日

重庆讨债人有新招

讯据被告姜基礼固坦承与私着公司共同签发本票,以担保私 着公司向中租公司购物之货款,并于九十八年七月三十日将  系争房地出卖并移转登记予黄如芬等事实不讳,但坚决否认  被诉损害债权之犯行,辩称:伊与私着 […]
2017年10月21日

追债人在重庆追债的苦恼

次按犯罪事实应依证据认定之,无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  又不能证明被告犯罪或其行为不罚者,应谕知无罪之判决,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三百零一条第一项分 别定有明文。又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规定债 […]
2017年10月20日

在重庆被追债来专业公司解决

上开条文重庆要账公司其中第1款的部分,是着重在刑罚(法定刑),如因刑法分则之加重,则不属于第1款之案件;如果是刑法总则的加重,例如累犯,因是宣告刑的加重,其法定刑并未改变,因此仍属第1款之罪。又,立法 […]
2017年10月19日

要账就来重庆收账公司

惟取得执行名义,重庆收账公司并非当然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如债权人不欲执行、未依强制执行法第五条规定声请强制执行,即难仅以债权人已持有执行名义,即概认债务人系处于将受强制执行之际,失却对其财产之处分权;盖 […]
2017年10月18日

一起去重庆收账的日子

为原判决之审判长及受命重庆要账公司法官在其他类同之案件中,亦持相同之见解,如:一0一上易字第二二五八号:『衡诸告诉人谢立维之本票债权额本金为一千万元,纵依法定周年利率百分之五计算利息,仍可获相当之清偿 […]
2017年10月17日

去重庆收账一定要来收账公司

『被告虽将系争房地抵价出售予易新寰,然此实系对抵押权人之优先债权为债务履行,自不能径行推论被告主观上即存有损害告诉人债权之意思,更无从以毁损债权罪相绳。』『重庆追债律师否则,如认一有债权人持有执行名义 […]
2017年10月16日

重庆太多债务一定要过来

『按损害债权罪为行为犯而非结果犯,重庆要账公司债务人于执行名义成立后处分责任财产之际,罪即成立,并非取决于债务人事后是否业已清偿该债务或债务人有无足够之财产足以清偿债务为要件,观之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规 […]